文化藝術

土耳其的繪畫藝術 

 西方繪畫藝術于19世紀被引入土耳其,并逐漸在這里生根開花。20世紀初期,一些畫家如納米克•伊斯梅爾、伊布拉姆•卡利、阿芙尼•麗飛、費赫曼•杜蘭以及伊克梅特•奧納特紛紛去在歐洲接受了藝術教育,成為印象派畫家。這些以“1914一代”著稱的畫家,影響了共和年代早期的繪畫藝術發展。上世紀30年代,由若干公立研究中心(哈爾凱夫勒利)開展的有關安納特里民族藝術文化的大規模研究影響了眾多的藝術家,并促使他們接著去探討在此次研究成果基礎上提出來的一些新課題。

與此同時,由澤科•法克•伊澤、努魯拉•貝克、埃里夫•納茲、塞莫爾•特魯、阿比定•蒂諾以及雕塑家祖赫圖•穆利杜魯組建的“D團體”,卻對印象派繪畫的發展趨勢不屑一顧,并著手開創一種混合型的藝術表達語言,試圖在土耳其傳統藝術的某些元素與歐洲新繪畫運動的理念之間、在本土繪畫色彩與西方繪畫技法之間、在民族藝術之“魂”與人類藝術理想之間進行融合。
     
藝術和文化發展綱要在20世紀30年代以后加大了實施力度,其中包括對坐落在伊斯坦布爾的國立美術學院(1936年以前被稱作“沙娜依•奈菲塞•梅克特比”)的改組。在國家教育部的規劃下從1949年至1950年期間,法國藝術家雷歐珀爾德•利維被任命為該學院繪畫系的系主任。接著他的學生創辦了一個雅號為“葉妮樂•格露布”的新繪畫團體,它是繼“D團體”之后繪畫界最為重要的一支團體,他們使用清新明快的風格和新穎獨到的技巧開展繪畫實驗。直至1955年之前,這支團體仍舉辦了不少畫展。早期,該團體的畫家主要關注社會問題,但是此后不久就離這種社會現實主義的藝術表達方式越來越遠。
        
20世紀50年代,隨著一波接一波藝術運動的興起,第一批抽象派畫家在土耳其也孕育而生,其中包括阿德南•庫克、鹿特芙•古納伊、塞姆西•阿雷爾、阿比定•艾爾德魯魯以及薩布利•貝爾克。他們試圖通過使用書法來給抽象藝術形式增添一抹傳統的和本土的筆觸。內塞特•古納爾關于社會題材的畫作,德弗利姆•艾爾比爾的袖珍繪畫,西哈特•布拉克從民間藝術中汲取養分的畫作和奧爾汗•佩克用暈染技巧創作的動物形體畫及安納特里風俗畫,都是上世紀六七十年代風格多樣的象征派繪畫發展趨勢的代表作品。直到上世紀七十年代,許多藝術家都試圖在一些相互排斥的趨勢間如抽象-象征派與綜合-傳統派之間進行融合。與此同時,一些先鋒類畫作和實驗類畫作則受到每年舉辦的“新趨勢”畫展的追捧。該畫展在首建于1977年的伊斯坦布爾藝術節中舉行。此外,從1980年以來,概念類繪畫同傳統繪畫一樣開始在油畫中流行開來。

雕刻藝術

從奧斯曼時代后期開始的文化“西學東漸”浪潮中,雕刻藝術同其他藝術領域一樣得到復興。這些活動一直延續到了共和時代,使得雕刻藝術得以進一步發展。為了發掘出先前文明的雕塑遺產,人們進行了一系列被稱作“民族性文物出土”的考古挖掘活動。此外,一方面,本領域的一些國外大師被請進國內來指導青年才俊;另一方面,年輕有為的學生則被送到國外接受藝術教育。1937年,德國雕塑家魯道夫•貝林被任命為國立美術學院雕塑系的系主任。直至1954年,他歷任該學院的教授,其間培養了不少學生,并且此后還繼續進行雕塑藝術創作。位于伊斯坦布爾的塔什里克公園和安卡拉大學農學院校園中的伊諾努紀念碑就是他的作品。土耳其史上最重要的雕塑展之一就是由貝林主持,在伊斯坦布爾技術大學的塔斯克斯拉大樓里成功舉辦的。

在雕塑藝術的發展早期,藝術家主要進行著紀念碑和阿塔圖爾克雕塑的創作,而這期間,一些外國大師如科里佩爾、卡諾尼卡、哈納克、托拉克和貝林等占據著主流地位,這種現象一直持續到20世紀50年代。然而,隨著成立于1937年的紀念碑雕塑比賽的開展,土耳其雕塑家在其中獲得了重大成功。例如,在厄爾珠魯姆紀念碑的設計比賽中,阿里•哈迪•巴拉摘得桂冠,而祖赫圖 •穆利多魯位居第二。此外,在同時有外國雕塑家參加的瑪尼撒紀念碑的設計比賽中,內加特•西若爾列居第一。許多在20世紀50年代開始從事職業藝術創作的雕塑家,例如哈克•阿塔姆魯、亞弗茲•格勒夫、卡米爾•索納德、伊漢•克曼、許瑟因•格澤和圖爾古特•普拉,他們都是貝林的門徒。甚至那些主要以象征派作品為代表的雕塑家也曾進行過象征-抽象雕像的實驗創作。然而他們中有一些,主要是伊漢•克曼、薩蒂•卡利克和圖爾古特•普拉,他們的作品主要是抽象派雕塑作品。其中,伊漢•克曼多次在國外舉辦雕塑展,并且在許多比賽中贏得榮譽。

哈迪•巴拉和祖赫圖 •穆利多魯從20世紀50年代以后影響了美術學院雕塑系的發展。該時期的主要特征在于抽象派雕塑方法,以及種類繁多的當代雕刻工具和雕刻技巧的使用。一些雕塑家如塔默•巴塞歌魯、庫茲岡•阿卡、古爾達•杜亞和納米克•德尼茲漢都是這一學派的代表性人物。在1961年舉行的巴黎青年賽中摘得桂冠的庫茲岡•阿卡就創作了一系列趣味橫生的抽象派雕塑作品。例如,位于伊斯坦布爾的瑪尼法圖拉茨拉•卡西西(伊斯坦布爾紡織品市場)前邊的鋼鐵浮雕——“庫斯拉”(飛鳥群)就是他的作品。此外,將新維度引進象征派雕塑的梅赫梅特•阿科索夫,用金屬材料和石頭材料創作抽象派雕塑作品的費力特•歐茲森,用木質雕塑吸引人們注意力的塞姆•布加伊和哈伊•卡拉伊以及梅汀•哈瑟克等等,都是當代一些引人注目的出色雕塑家。

阿塔圖爾克對推動雕刻藝術發展的貢獻

土耳其共和國的開創人穆斯塔法•凱末爾•阿塔圖爾克高度重視教育和藝術改革,將之置于首要地位。在這種新形勢下,長期受到阿拉伯文明和波斯文明影響,后來又遭受西方文明沖擊的土耳其藝術終于開創了一種屬于自己的獨特藝術形式。阿塔圖爾克相信藝術是一股強大的道德力量,對一個新國家的國民心態的正常發展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而且他賦予美術一種非同尋常的特殊意義。在土耳其共和國建立以后,就實施了以下措施來推動雕刻藝術的發展:
1.在土耳其歷史協會的指導下擴大建筑學研究。

在考古挖掘中打開的新發現極大地拓展了雕塑家和其他藝術家的視野。這次挖掘使人們發現了數量驚人的一批新的土耳其古城遺址,有的甚至可追溯到公元前8000年。位于亞瑟米克地區的一些遺址對雕刻藝術來說尤其引人注目。這個區域的雕塑作品帶有專業分工清晰以及技巧精熟的強烈印記。1926年由馮•德•奧斯坦挖掘出來的位于阿拉卡和于科、卡林卡婭、伯格茲科夫和迪爾門的一些作坊,時間可追溯至公元前2000年,它們都體現出了一種高度發達的雕刻藝術形式。

2.大批學生被送往位于巴黎、慕尼黑和其他城市的雕刻藝術中心。

首批去國外學習的有拉提皮•阿希爾、阿里•哈迪•巴拉、祖赫圖•穆利多魯和努斯雷特•蘇曼。與此同時,也開始任用一些國外雕塑家。例如,1937年,貝林為了躲避希特勒的納粹德國來到土耳其。他的門徒就包括了胡瑟因•歐茲堪、哈克•阿塔姆魯、亞弗茲•格雷伊、拉米•阿爾提梅、伊蘭•科曼、澤林•博盧克巴西、胡瑟因•蓋則、圖爾古特•普拉、薩蒂•科里克。

3.創設一個藝術氛圍更加濃郁的環境。

在各式各樣的報紙和雜志上刊載的有關“藝術自覺性”的文章增進了雕塑家同公眾之間的溝通交流,并且提升了普通百姓對這類藝術形式的興趣。阿塔圖爾克設立了許多雕塑獎項,并且還開設了新的藝術學校、藝術培訓中心、博物館、國家展覽館和美術館。

攝影藝術

攝影學最早成立于19世紀50年代,它在共和年代的早幾十年里獲得了快速發展。西方已發展成熟的新攝影技巧被引入國內,新聞媒體也開始大量地使用照片。這一時期的土耳其攝影家開始將百姓的日常生活、城鎮以及土耳其的歷史性建筑作為攝影對象,拍攝了大量的照片。此外,風景攝影學也發展起來了。1932年,土耳其舉辦了首屆攝影比賽。與此同時,學校的課程開始將攝影課納入其中,而攝影家協會也于20世紀30年代正式組建了起來。

攝影家阿拉•古勒•塞瑪爾•伊斯克塞爾、努雷廷•艾爾克里克、塞拉哈廷•吉茲、利瑪所魯•那茨、西納西•巴魯特楚、伊赫三•艾爾克里克以及巴哈•格任貝伊都是共和年代早期最重要的攝影家。藝術攝影學最早的種子就是由20世紀50年代培養起來的這一代藝術家播撒下去的。
     
阿拉•古勒是這一代中藝術家中最重要的攝影家之一。他以一位帶有精湛攝影技巧的當代藝術家的眼光來看待本土的攝影主題。他不僅在土耳其而且在全世界也被公認為是一位杰出的藝術家。這位被一些評論家視為全世界十大最佳攝影家之一的阿拉•古勒也曾為眾多的世界知名攝影雜志拍攝照片。

新聞攝影家奧占•薩格迪克也拍攝了大量富有創造性的攝影作品,它們就如同以土耳其不同地區的景觀為背景的雅致明信片。古爾泰金•慈茲根廣泛地采用土耳其本土的社會題材,他的這類攝影作品極大地引起了人們的關注。薩赫因•卡伊岡孜孜追求著新奇創意,向世人展示了一種相當獨特的攝影思路,他的作品體現出一種夢幻般的象征風格。他在攝影時使用了一種偏光板,成為土耳其使用這類攝影技巧的先鋒人物。另外,拍攝黑白照片的阿提拉•特魯諾格魯,巧妙運用攝影棚技巧的穆斯塔法•卡皮金,拍攝彩色照片的哈利姆•庫拉克斯,進行建筑學攝影的熱哈•古內,還有新聞攝影的費克雷特•歐特亞姆和旅游攝影的薩米•古內,他們都是土耳其非常著名的當代攝影家。此外,埃爾欣•阿勒科、塞姆西•古內、薩比特•卡爾法吉爾、伊薩•賽力克、薩克爾•艾扎茨巴西、車吉茲•卡爾利歐法、伊布拉辛姆•德米熱爾、哈利姆•庫拉克西斯、梅赫梅特•巴伊漢、車爾克斯•卡拉達歌、努利•比爾格•塞伊蘭、拉瑪贊•奧茲圖爾克和克斯庫•阿拉爾的攝影作品都引人注目,好評如潮。    在土耳其,歷史最悠久同時也最權威的攝影協會是IFSAK(伊斯坦布爾攝影家和攝影愛好者協會)。相類似的協會還有位于安卡拉的AFSAD,位于阿達納的AFAD,位于特拉布宗的FOTO論壇以及位于克薩埃里的KASK,它們都開展了一些具有相當影響力的攝影活動。

土耳其音樂

充滿生活氣息的土耳其民間音樂起源于亞洲大草原,它和出于奧斯曼宮廷的土耳其古典音樂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土耳其民間音樂都沒有記譜,而是按照傳統的方式由被稱為“阿斯克拉爾(asiklar)”的民謠歌手口頭傳唱。和民間音樂截然不同的還有奧斯曼軍樂,現在經常由伊斯坦布爾的禁衛軍軍樂隊演奏,這種音樂起源于中亞地區,由壺形鼓(kettle drums)、豎笛、鐃鈸和鈴鐺演奏。這種神秘的土耳其回旋德爾維什樂曲從頭到尾都縈繞著簧管和“奈伊笛”(ney)的樂聲。12月的梅烏拉那節期間可以在科尼亞(Konya)欣賞到這種音樂。  

戲劇     
    
正如在世界其它地方一樣,戲劇藝術在土耳其的產生和發展得益于兩大因素:一是史前流傳下來的民俗慶典及宗教儀式,二是日常生活中發生的故事、傳奇及事件。上述種種活動往往需要借助舞臺表演,于是便產生了最早的戲劇。在土耳其農村地區,這種民間戲劇至今仍然存在。木偶戲,卡拉戈茲(Karagoz)皮影戲,麥達(說書人)以及奧塔奧因(Orta oyun)(一種奧斯曼風格的舞蹈)等民間戲劇藝術形式,在西方戲劇藝術全面進入之前,都曾在土耳其民間廣泛流傳。1839年,坦齊馬特(Tanzimat)敕令的發布宣告了土耳其國家及社會一系列變革的開始,變革之一便是土耳其國家大劇院的建立。就在這一時期,在皇室和政府高層的支持下,西方戲劇叩開了土耳其的大門。karagoz - hacivat 皇室對戲劇的密切關注促使整個社會對戲劇采取較為寬容的接納態度。穆赫穆特二世圖書館收藏了大量的戲劇作品。政府高層則鼎力支持西方戲劇在土耳其的開花結果。土耳其知識界及土耳其駐外使館也為此作出了許多貢獻。在觀摩各國戲劇方面,土耳其駐外使館可謂是近水樓臺,并由此對西方戲劇藝術產生了深刻的了解。阿赫邁特•維菲克•帕薩(Ahmet Vefik Pasa)對莫里哀的劇作進行了翻譯和改編,使其展現在土耳其的戲劇舞臺上。他還在布爾薩建立了一座劇院,讓戲劇藝術為這個城市的人們帶來豐富多彩的生活。
               
土耳其知識界在引進西方戲劇藝術的同時,卻冷落了土耳其土生土長的傳統戲劇。這導致了早期土耳其戲劇藝術中民族性的缺失。傳統戲劇的傳承和發展往往僅靠言傳身教。為改變此種現狀,賽米爾•帕薩(Cemil Pasa)于1913年至1914年擔任伊斯坦布爾市長期間,創辦了第一所戲劇學院。學院的戲劇和音樂系被命名為"Darulbedayaii Osmani劇團",首任總監是安德•安東尼(Andre Antoine)。安德魯•安東尼在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后返回了自己的祖國,其繼任者是穆辛•埃爾圖格魯爾(Mushin Ertugrul)。 1916年,“Darulbedayii劇團”舉行了首次公演。此后的9年里,其一直在跌跌撞撞中尋覓著自己的立足點。直到1926年至1931年期間獲得伊斯坦布爾市政府的財政支持后,才開始跨入正軌。1931年,初具市立劇院的雛形,并于1947至1958年期間獲得長足發展。國立劇院管理局于1940年6月10日依法成立。其一開始隸屬于國家教育部,后曾歸屬于首相府,再后來又歸屬于文化部。

國立劇院管理局的職責可概括如下:促進土耳其民族文化和語言的發展;協助對土耳其劇作家的培訓;推動國家保留劇目的發展;通過全國巡演在大眾與劇院之間建起紐帶;擴大土耳其劇作家的作品在海外的影響;加強與外國藝術家的交流合作;參加國際國內各種藝術節;提高土耳其人民對戲劇藝術的興趣。國立劇院管理局成立之后,其在安卡拉的若干劇院于1948至1949年期間紛紛開始運營。7年后,也就是1956年10月5日,“小廳劇院”成立。同年,安卡拉有了第三個劇院,即“哈爾科維(Halkevi)劇院”。“新舞臺(New Stage)劇院”則成立于1960至1961年演出季。而后,“阿爾丁塔格(Altindag)劇院”于1964 年3月27日成立。在其它地區,首批劇院也相繼于1956至1957年演出季開始拉開帷幕。位于布爾薩的“阿赫邁特•維菲克•帕薩劇院”成立不久,位于阿達納(Adana)和伊茲密爾的兩家國立劇院也告成立。位于伊斯坦布爾的阿塔圖爾克文化中心于1969年開業。1978至79年轉制為公司,其作為國立劇院曾連續在伊斯坦布爾巡演。 隨著憲法的頒布,戲劇創作獲得了長足發展。
 

重庆快乐十分奖金